转载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12e0e26e40101ew8g.html

某些个医院正在对乙肝患者进行“德国三氧自体血回输疗法”及“肝病DCC脉冲疗法”这两种新奇独特疗法,并鼓吹其治疗效果。遂抱着莫大的希望,于2014/3/13前往体验了一番。主要治疗是这样的:

“德国三氧自体血回输疗法”,从手臂静脉处抽取约半血袋血液。具体多少,执行治疗的医生并未称量,并询问“手臂是否有麻木感”,待至我说手臂有些麻木时,医生停止了抽取。

质疑1:到底抽取了多少血液,不需准确计量吗?如患者有语言表达障碍,无法回应“手臂是否麻木”,是否存在潜在危险?(请在背面答题)

接着用已接触空气、反复使用的针筒,在一台设备(标着“蓝氧”字样,旁边放着天蓝色氧气罐)抽取了一针筒气体,并说“看,这是50mL的纯浓度超氧”,然后先后注入两针筒气体到血袋,并说“看,1:1结合”。这时血袋里的血液由暗红色渐渐变成鲜红色,医生提醒我注意到这个变化,并说“看,经过处理的后血液色泽鲜红,已不含乙肝病毒,是健康的血液”。然后将血液回输入身体。

质疑2:请解释名词,院方所提到的“三氧”、“超氧”、“蓝氧”、“臭氧”是否同指向同一物质,化学式O3 ? 用于抽取气体的针筒是反复使用的,是否符合规范,多久更换一次?加入血液的气体有哪些成分?具体比例?(例:正常的空气成分按体积:氮(N2) 78%,氧(O2) 21%,稀有气体0.94%,二氧化碳(CO2) 0.03%,其他气体和杂质0.03%。)反复提醒接受“治疗”者“看”,仿佛置身于不可思议的魔术表演现场。愿意接受第三方科研机构对气体进行采样分析吗?

质疑3:回输的鲜红的血液是否真的不含乙肝病毒,回输后此血液会如宣传中所描述的“触发人体系列免疫应答反应,穿透肝炎病毒的蛋白质膜,裂解肝炎病毒DNA分子链,破坏DNA病毒复制的模板。诱导机体产生多种抗病毒细胞因子杀灭病毒”的功效吗?请给出同步检验结果,患者原始血液及回输的血液中的乙肝DNA定量分析及血液其它指标有何变化?能否经受第三方权威检验?

随后接受所谓“DCC肝病治疗”,人仰躺于“DCC肝病治疗仪”的床位,执行治疗的医生将热的药袋敷于胸腹部肝脾位置, 并包扎,然后手动调节设备,让机头下降,贴压于胸腹部服药位置。这过程中,医生问“贴压是否舒适,是否有过大的压迫感,是否需停”。当我感受过压迫过大时,机头还在缓缓下降。当我喊“停”时,已觉得被死死卡在无情的设备中间,让人联想到工厂生产车间的设备吃人事故现场画面。

质疑4:本人从事电子产品设备开发多年,接触过医疗设备的研发,深知医疗设备的可靠性第一,是不容存在任何安全隐患的。此设备系何厂家生产,为什么设备没有任何标识,为何没有压力感应组件,为什么机头没有弹性缓冲组件?调节的依据是接受治疗者是否说出“舒适”吗?

然后开启机头的振头组件,即开始所谓“治疗”。20分钟后,改用两电极置于服药处,然后加以低频电脉冲。其间,医生询问“感觉是否舒适”以调节电脉冲强度,即患者可以自主想要的电脉冲强度。其宣传说 “通过超导透析技术,把高活性药物直接传送到肝脏部位,其药物吸收率是传统口服的50倍”。

质疑5:反复需要患者反馈“舒适度”。 “治疗效果”与接受治疗者所说的“舒适度”成正比关系,还是与“调节的强度”成正比关系?如何论证?作为从医者,其决断依赖就医者口述的感官感受,甚至几乎是其唯一的决断依据?

质疑6:用物理振动及电脉冲电击方法,就可以将体外的药物分子传导入体内相应部位,并且比口服吸收率高很多。这是神一样的技术,其美妙堪比艺术。若在体外敷以饮用酒,用此法是否可以让人达到比口服更高的醉酒效果,实测血液中的酒精含量?能否推广于补钙,补维生素,补蛋白质,或更进一步代替食物摄取?

因医生操作失误,本人在治疗的血液回输中途,输血处肿起如气球且回输受阻。武汉中科肝病医院医生非但不改变策略,还将血袋悬得更高。结果是浮肿更大,犹如汽球因充气过量即将爆破。此时医生仍未停止血液注入。本人再三央求拔取针头换另一只手扎针回输,医生才听从,将剩下的约一半血袋回输完成。左手因肿起当即不能弯曲,无法穿回外套,吃饭不可端碗。医生说隔夜会消,且不会疼痛。但已过四天,至今疼痛不止,且有两处明显暗淤。暗淤系血液败坏所致。有图为证。

病人与医生是怎样的关系?谈生意要预约,我不跟他做了;看医生要预约,我同意,我就是要预约医术最好的医生,排多长的队我都愿意等。买菜不能还价,我不从他那儿买了;看病不能还价,我同意,就算偶尔遇到医院做活动减免部分费用,但我决不是冲着能得到优惠而来的。进了一批货,发现几件有质量问题,我要全部退货,没商量;听医生开了几剂药,服用后效果不佳,医生又换了别的药方,我同意,就算他还给我开相同的药方,我认为那是需要持续用药才会出效果。我们常常耳闻目睹一些家庭因为一人生病就医而陷入困顿,债台高筑,但谁都清楚,他不曾欠医院一分费用。更有甚者,最终因医治无效而离世,家属落得人财两空,但对医院医生无任何怨言,因为毕竟实施抢救让亲人多活了几天。

如果在江边散步,有小孩不慎掉入水中,生命危急,而有人站立于岸上,无动于衷,请评价这个人;如果你得知这个人是善泳者,请再次评价;如果这个善泳者开口“给钱救人,先给后救”,请再次评价;最后小孩因没有被及时救起而溺水生亡。这个假设的场景曾经真实地上演过,就在近年,就在你身边,就在这座城市。

医院也时有类似的情况发生,最后,因为交不起费用而选择离开,放弃生命。但家属除了悲伤,只会埋怨自己“没有能力去挽回亲人的生命”,不会因此跟医生跟医院结下仇恨。所有人都认为医院没有错,医生没有错。

社会对医院和医生的要求只有一个,那就是——尽天职!其它的一切,我们没有去计较的本意。我们几乎同意了医院和医生的一切要求。

“治疗”当晚回来,且不说手肿的痛苦,眼珠涨痛难耐,无法躺下入睡。随后几夜,全身躁热,手脚出汗严重失眠,直至精神极度困乏才自然睡着。

此次初体验所谓“最新最权威疗法”,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,感谢老天对我不薄留我贱命一条。

向“主任医师”喻大师讨要说话,要求退还“医疗”花费。她老人家给的答复出乎我所理解的“出乎意料”的意料之外:“你是自己找上门来的,不是我上你家门拉你来的,愿打愿挨,不退!”(有通话录音为证)

她老人家说得对极了,我是初来武汉,人生地不熟,通过百度输入“武汉 肝病”,然后有此遭遇。

我将身体交给了医院,将康复的愿望托付给了医生。但是,我却不知道自己接受的是何种“治疗”,被注射了什么?(有医院收据为证)当我就以上治疗方法了解细节时,院方拒绝回应,剥夺了我的知情权!(有截图为证)那么,我更要质疑:院方给予我的以上“治疗”是真实的治疗,还是彻头彻尾的伤害?(有照片为证)

我不是以上“治疗”的个例,收据上的“个人编号”尾数分别为0007和0046,前后相隔3小时左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